• 首页 > 创投频道 > 投资事件

    谁是集美在线理财之王

    2020年10月12日 08:58:39   来源: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2020年可能是集美在线理财行业极为特殊的年份——今年下半年,蚂蚁公司、京东数科、陆金所纷纷启动IPO。

    2.jpg

      这三家金融科技独角兽,加上已经上市多年的东方财富网,几乎组成了集美在线理财行业的“销售天团”。

      而借着招股书或者财报数据的披露,外界终于可以一窥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虽然同样都是在线理财行业巨头,但是他们彼此也存在不小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仅表现在成交量、用户规模上,还表现在不同平台之间策略的差别。比如,有的平台主要服务群体是规模巨大的普通人,而有的平台则聚集了中产阶级和富裕人群,少部分用户就撑起了巨大的成交量。

      此外,在从金融向科技转型的路径上,他们也呈现出了不同的做法。

      1

      销售额、用户数和朋友圈的较量

      谁是集美最大的在线理财平台?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蚂蚁公司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在理财科技领域,按规模计,支付宝是目前集美最大的在线理财平台。”

      自2013年蚂蚁公司推出理财产品余额宝,让用户可以用闲钱理财,将理财门槛无限降低之后,蚂蚁公司就成为在线理财行业中无可匹敌的玩家。

      按照蚂蚁官方的说法,余额宝重新定义了数字理财服务的标准:简单、方便、低门槛、透明、随时随地。

      此后,蚂蚁公司继续扩大其理财产品版图——不仅推出小微企业和个人小微经营者的现金管理产品余利宝,2017 年,还面向资管合作方推出了“财富号”,为后者提供营销渠道,与客户直接互动并提供增值服务。

      近年来,蚂蚁公司又推出了面向投资者提供个性化理财服务的工具“支小宝”,2020年4月与全球最大的投资管理机构之一Vanguard合作,向消费者提供全权委托的智慧理财服务“帮你投”。“帮你投”能够根据投资者的投资目标、投资周期和风险偏好来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投资金额门槛仅 800 元。

      通过一步步的发展,蚂蚁的理财业务不断膨胀。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蚂蚁公司的理财科技平台促成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 40986 亿元。

      如此庞大的规模让蚂蚁占据了集美在线理财行业的半壁江山。

      陆金所在招股书中引用咨询公司奥维咨询的说法称,截至2020年6月,以客户资产计,集美财富管理市场上第一大非传统金融服务提供商产生的客户资产总额在4万亿-4.2万亿之间。

      该数据与蚂蚁公司的数据较为匹配。按照招股书中奥维咨询的统计,蚂蚁公司的市场份额约为48%-51%。

      而按照招股书,陆金所是集美财富管理市场上第三大非传统金融服务提供商,其和蚂蚁的差距巨大。

      2019年,陆金所促成的理财产品在线交易量超过1万亿人民币,2020年的前六个月超过了5000亿人民币。

      截至2020年6月30日,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的客户资产规模达3747亿元,其主要产品是资管计划和银行理财产品、存量网贷产品等。

      如果按管理总资产计算,陆金所的市场份额为5%,在不包含货币基金的情况下,陆金所的市场占比为9%。

      老牌理财平台东方财富网在理财产品销售上也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根据其半年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平台(天天基金网)基金销售额为5683.63亿元,其中,非货币型基金销售额为2899.65亿元。而整个2019年,天天基金网基金销售额为6589.10亿元,其中货币基金的理财工具“活期宝”销售额为2831.26亿元。

      相比之下,电商巨头京东公司孵化的金融科技平台京东数科在理财产品销售方面实力较弱。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末,京东数科累计为金融机构带来超 7000 亿规模的个人及小微企业存款。

      不过,蚂蚁公司虽然在理财领域位居第一,但相比之下“朋友圈”却不是最大的,其合作的金融机构数量罕见的被同行落在后面。

      这可能与蚂蚁公司在理财领域的发展路径有关。在发展早期,蚂蚁公司的理财业主要依托旗下天弘基金等自有平台。

      此后几年,他们开始陆续开放合作更多的金融机构。比如从2018年5月开始,蚂蚁引入第三方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在余额宝品牌下提供货币市场基金产品。

      蚂蚁公司表示,随着余额宝的开放,自家平台管理的资产比例在报告期内逐年下降,但这一变化仍然需要时间。目前,蚂蚁理财业务上仍然有约1/3的资产由天弘基金管理。

      截至目前,蚂蚁公司与约170家资产管理公司合作,包括集美大部分的公募基金公司、领先的保险公司、银行和证券公司;他们提供超过 6000 种“大理财”产品,涵盖债券型、股票型和混合型公募基金,固定期限类产品,银行定期存款和其他产品。

      而陆金所数据的显示,目前其财富管理平台合作机构达429家,包括40家银行、25家信托机构、123家公募基金、103家私募基金、100家资管公司及券商和38家保险公司。

      他们向投资人提供8600种产品,包括2800+资产管理计划、200+银行产品、4600+公募基金、190个私募基金及520个信托产品。

      东方财富网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他们共上线了140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8729只基金产品。

      在理财业务的合作机构方面,京东数科表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在金融机构服务领域,京东数科已为超 600 家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在内的各类金融机构提供了多层次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保险业务上,蚂蚁公司合作伙伴也不是最多的,但其促成的保费收入却位居第一。

      招股书显示,蚂蚁保险科技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从2017年的90亿元提升至2019年380亿元。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的 12 个月期间,蚂蚁保险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为 518 亿元。

      蚂蚁公司与约 90 家保险机构合作开展业务,消费者可以选择超过 2000 种产品,覆盖寿险、健康险、财险,以及公司的互助项目——相互宝。

      其中,互相宝对于拓展其保险业务居功至伟。数据显示,相互宝覆盖的用户超过1亿人,另外蚂蚁公司推出的健康保险产品“好医保”,以及养老保险产品“全民保”也都以较低的门槛获取大量的用户。

      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的 12 个月期间,超过 5.7 亿支付宝用户通过公司平台投保或受保,或参与了互助项目相互宝。

      京东数科在招股书中提到,其已与超 100 家保险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累计为保险公司推荐了超过 4500 万保险用户。

      而从收入的维度来看,2017年-2020上半年,京东数科保险科技促成的保费收入分别为 2.76 亿元、5.37 亿元、7.48 亿元和 4.80 亿元,获取的保险科技收入分别为 0.59 亿元、1.46 亿元、4.58 亿元和 3.35亿元。

      不过在渠道上,京东数科和蚂蚁公司有所不同,京东数科的渠道更加全面,实现线上、线下全面覆盖,形成了网销、电销和线下销售的三位一体模式。

      京东数科在招股书中称,其在京东生态及京东金融 APP 之外,在全国开设了 26 家省级保险代理分公司,建立了 120 家分支机构,形成了覆盖全国的销售服务网络。

      2

      服务普通人还是有钱人?

      衡量平台在理财领域的影响力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用户规模和特征。

      在用户数据上,蚂蚁公司遥遥领先。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的 12 个月期间,蚂蚁公司理财科技服务平台的用户人数超过了5亿。

      京东数科则累计为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推荐了超过 6700 万理财产品用户,累计为保险公司推荐了超过 4500 万保险用户。

      陆金所在财富管理业务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财富管理平台注册用户数达4470万人,活跃投资客户数达1280万人。

      东方财富网则没有披露用户规模相关数据。

      不过在用户这一维度上,除了用户规模,不同平台所服务的用户群体也显著差异。

      蚂蚁公司主要瞄准的是普通消费者,突出门槛低、易于理解的特色。蚂蚁公司表示,其理财科技平台根据个体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及财力,把高质量产品呈现给普通消费者、而非仅仅是高净值人群,降低投资者获得高质量理财产品的投资门槛。

      比如在保险产品上,蚂蚁公司称,其与保险合作伙伴紧密合作,设计开发创新的保险产品,如“好医保”、“全民保”,以及公司的互助项目相互宝等普惠、简单、易用的产品,大规模地提高了用户对健康险及寿险产品的认知和使用。

      在此情况下,蚂蚁公司的用户主要以普通消费者为主。按照5亿用户、4万亿资产管理规模来看,其人均资产仅为8000元左右。

      相比之下,陆金所则瞄准了富裕人群。

      “我们的财富管理业务以中产阶级和富裕人士为目标,这些人对财富管理服务产生了巨大的需求,但传统金融机构却对此缺乏服务。”陆金所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主打用户为规模大但未被充分服务的中产阶层及富裕人群客户。

      数据显示,陆金所的财富管理业务中,人均用户持有资产规模为2.93万元人民币,是蚂蚁公司平均每用户8000元资产的3倍多。

      这些用户的特点是,他们拥有大量可投资的资金,但其财富却不足以在传统银行中获得私人银行服务的资格。

      而且陆金所近75%理财资产来自中产富裕人群——投资规模超过30万元的客户,陆金所资产100万以上的客户占比达到46.7%,总之高净值客户占比较大。

      陆金所之所以能够聚集一批高净值用户,与其平安公司的”亲儿子“身份密不可分。通过平安公司的渠道,陆金所可以接触到平安公司约2.1亿金融服务客户,这其中不少人是小企业主,中产阶级和富裕的投资者。

      陆金所也有意保持这种用户的氛围。比如其财富管理业务4470万注册用户中,很大一部分是来源自网贷业务的用户,而现在陆金所正在降低这一业务的占比。

      招股说明书显示,陆金所以网贷资产为主的旧产品规模从2017年末的3364亿元,已经减少至到2020年6月30日余额为478亿元,占客户总资产比例从2017年末的72.9%下降到2020年6月30日的12.8%。而到2022年,其网贷产品将全部清零。

      3

      向科技转型,谁决心最大?

      最近几年,向科技转型是很多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方向,淡化金融、强化科技属性成为行业共识。

      上述几家在线理财平台都在强调自己的技术能力,一方面他们向金融机构提供产品设计、获客、风险管理等方案,另一方面帮助投资者进行投资。

      但是具体来看,在向科技转型方面,不同平台之间目前依然存在较大的差异。

      以蚂蚁公司为例,其主要依托支付宝这一流量入口,为金融机构合作伙伴提供一系列的技术服务,包括客户触达、智慧商业决策、动态风险管理解决方案、创新的产品开发能力以及技术基础架构。通过这些技术服务,金融机构在支付宝平台上为投资者提供理财和保险产品。

      而由于缺乏超级入口,京东数科则并不太强调依靠自身的平台,而是更强调技术输出。他们为金融机构提供业务和技术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帮助金融机构拓宽获客渠道、优化产品运营策略、提升风险识别能力、增强信息系统敏捷能力,实现降本增效和业务增长。

      蚂蚁公司、京东数科纷纷从原来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转型为金融科技公司,相比之下,陆金所源自平安公司,其转型路线是从金融走向金融科技。

      招股书显示,在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来自技术平台服务的收入贡献比例为83.5%,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蚂蚁公司,但是在很大程度上,陆金所依然依托的是金融行业的积累优势。

      在招股书中,陆金所表示,以蚂蚁公司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金融平台缺乏为借款人评估信用风险并向投资者提供合适产品的金融服务能力和财务数据,更多依赖社会行为数据进行信贷,因此,陆金所具有这方面的优势。

      “我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开发专用技术,将其与我们的财务专业知识相结合并将这些解决方案嵌入到我们整个业务中的能力。凭借15年来积累的专有数据,我们在了解您的产品(KYP),了解您的业务(KYB)和了解您的客户(KYC)方面创建了先进的功能,以有效评估风险并为客户提供产品便利。”陆金所提到。

      东方财富网在技术方面的投入则更多聚焦在基础设施方面,比如加强互联网基础的数据库、数据处理、响应能力等。

      不过要看哪家平台向科技转型更有决心,研发投入和技术人员规模的情况更能说明问题。

      2019年,蚂蚁公司研发费用达106亿元、相当于营收的8.8%;京东数科同期研发费用25.6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4.1%;东方财富网研发投入3亿元,占营业总收入比例为7.2%。而同期陆金所技术方面支出19.5亿元,相当于营收的4.1%。

      在人员配比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在蚂蚁公司超过1.6万名员工中,超过64%是技术研发人员;京东数科共有在岗员工数9989人,其中研发人员及专业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约70%;同期陆金所拥有84830名全职员工,其中技术研发员工人数为1252人,占比仅为1.5%。按照最近披露的数据,在2019年末,东方财富网研发人员1726人,占员工的比例为38%。

      谁向科技转型的决心更大,一目了然。

      来源:XXX(非集美资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51qcz.com(把#换成@)。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推荐

    新闻

    为了“双十一”拼了!realme Q2系列梦回千元机时代

    手机圈在经过了小半个月的沉寂后,动作频频的 realme 在今天带着自己的 Q 系列上台,抢在苹果的前面为大家开了十月的第一场手机发布会。

    融合

    AI“独角兽”排队上市,但属于AI公司的胜利还没有到

    从震惊棋坛的阿法狗,才艺双绝的微软小冰,到疫情期间智慧送餐机器人,及如今各地加紧上路的自动驾驶,在今天,AI几乎无处不在。

    雷军:现在的我,不会投资十年前的我

    在极客公园和 B 站共同举办的 Rebuild 2020:Move on!活动上,1969 年出生的雷军,面对 1999 年出生的,仍在上大学的「何同学」,打开了话匣,道出了自己在人生选择和创业背后的故事与思考。